爱你是我孤单的心事今天早上我起晚了-琴儿

今天早上我起晚了-琴儿以色列金蝎
“今天早上我起晚了”,从昨天起,这句话在我心中口中被反反复复地念叨了千遍万遍,如果时间能倒回六个小时,我情愿用一整夜的守候去迎接早上那难得一遇的平流雾对大同的眷顾和青睐。
可惜,早上我还是起晚了。这个遗憾在我没有遇到下一场平流雾之前,将抱憾一生。
没有晨练的习惯,每天早起的主要任务是为一家大小准备早餐,做好早餐后再逐一敲门叫起来吃饭,忙完这些,一个早上的时间已经悄然而逝。记不得从什么时候起,早上起床后做的第一件事俨然成了习惯,那就是——跑到厨房的阳台上,去看东升的太阳,然后再抬头看天空,若是太阳羞答答的红着脸,而天空的云特别出彩,缪海梅我立马会大呼小叫地跑回卧室,喊起爱人陪我出去摄影。然而这样的机会并不是很多,美景往往稍纵即逝,我眼瞅着远方如诗如画江望兵,心里算计着穿鞋换衣下楼到某一地的时间,知道即使出去也是空欢喜一场,还不如就站在窗边做一回看客吧——一个心里如猫抓一样心痒难捱的看客,一个就像是亲眼目睹着丢了某件心爱的东西无法再找回极度失落的看客,也许这就是摄影人的通病漳客网,恨不能将所有的美景统统都摄入自己的镜头,留待日后的岁月慢慢咀嚼和回味。
昨天午夜送完姑娘上火车后又在城墙里的大街小巷撒了个欢,回家后把手机拍到的雨后美景传到朋友圈,这一闹腾下来睡得有点晚了,今早上孩子们都不在家,六点半钟醒来后在床上腻了会儿,等到时针指向七点,这才懒散的从床上爬起来刘志兰,第一个动作和往日一样,依然是到厨房的阳台上向东方远眺,这一眺不打紧,从楼房的夹缝看到御河的水面上雾气腾腾,迎宾桥上也是薄雾缠绕,第一个感觉是今天的雾怪怪的,太阳已经挂得老高,光的色彩已经不再是日出时的那种金黄色陈启礼,而是我们摄影人不太喜欢的白光,照常理,有雾的天气,要么是蒙蒙一片,要么太阳一出来,雾很快就会散去。而今天的雾,就像是从地面上长出来的一样,只缠绕地面上的花草树木房屋,而高楼的上部却是一片通透败者为王。“要不要出去?”我仅仅犹豫了一下,便跑回卧室叫醒爱人,两人急急忙忙换好衣服,急急忙忙跑下车库,一上车,车就像炮弹一样弹了出去,爱人问:“去哪里?”我说:“走迎宾桥,去拍御河和南环桥。”此时的我,恨不能生了一双翅膀出来,穿过人群,越过高楼,自由自在的飞翔到我想要去的地方。
车终于驶上了迎宾桥,从车窗看过去郭振玺,远处的南环桥,依然有薄雾笼罩,御河东岸的雾相对要浓一些靓诺,像一条白练缭绕在高楼的半腰间,接近地面上的雾此时已消失殆尽,尽管如此,我还是欢喜得不得了,爱人将车停靠在路边,我端起相机跨过栏杆奔到桥边,爱你是我孤单的心事迅速拍了几张,一边拍一边庆幸,总算是抓住了这场平流雾的小尾巴。


自古文人墨客对雾也是喜爱有加,留下了不少有关雾的佳句,如苏味道的“氤氲起洞壑,遥裔匝平畴。乍似含龙剑,还疑映蜃楼。”秦观的《踏莎行》词里有“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章玉善。”这些诗句形象的把雾的朦胧美淋漓尽致地刻画出来,让人不禁心生诗意的遐想,眼前犹如铺陈了一幅精美绝伦的写意画田东生活网,坠入其中而不能自拔。此时此刻的我,站在迎宾桥上,就是这样的感觉。


近处,御河东岸生态园的花草树木得了昨夜雨水的滋润,在阳光的照射下,愈发青翠鲜亮;远处,白雾若隐若现,那由钢筋水泥浇筑而成的建筑物平添了几分妩媚的同时,又给人以梦幻般的错觉。

蓝天、白云、绿树、碧水、薄雾、亭台、长廊、高楼、南环桥——逐一纳入画中,只要是路过的人无不驻足流连,感叹我们城市日新月异的变化,骄傲着自豪着。


离开迎宾桥,右拐上了御河东路,找到生态园的进口,将车停靠好,我们步行着扑入了生态园的怀抱。呼吸着草木散发出来的阵阵清香,欣赏着小路两旁迎着太阳摇曳的各色鲜花,耳畔不时传来鸟儿虫儿婉转的鸣唱,偶尔能看到空中优雅划过的不知什么鸟的身影,不禁回头笑对着爱人说:“只要出来,即使拍不上美景,欣赏也是极好的。”


道路两旁低矮的景观树(俺叫不上来名字)被修剪的整整齐齐,在最上面如平地一般的枝叶上,看到了一张张白色的蜘蛛网,在太阳光的照射下,那一缕缕丝一张张网闪着光,跳跃着,醒目而有活力。



有的蜘蛛把网缠在了树与树的缝隙之间,不仔细看,很难发现。小小的蜘蛛是出色的纺织家,把用来生存的网建造的就像是一座精美的宫殿。



路边的格桑花,在晨曦中迎着朝阳绽放,鲜艳夺目,花瓣上的露珠在光的作用下折射出五彩光芒。自从学了摄影,对光充满了敬畏,再细小的物件张内咸,一旦被光所笼罩,立马就有了勃勃的活力,有了生命的色彩。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虫草花的吃法,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不娇不媚,每一朵都婷婷玉立,妆扮着城市的初秋,也喜悦着我们的心灵飞沙风中转。


(关于格桑花的照片还有一些,下期做专辑)
这是什么花?笔直的绿色茎秆上错落有致的开满了弱小的白色花朵,像一个个小喇叭,明媚了初秋的晨,绽放着生命的美丽。

一枝独秀的菊花,傲然俏立,自向蓝天竟风流。

再往下走,已经看不到雾了,草木的清香与鲜花的芬芳扑鼻而来,一湾碧水像一颗翡翠宝石,镶嵌在绿树环绕的公园间,微风吹来,水面上泛起波纹,数只旱鸳鸯在水里散步、寻觅、嬉戏,高兴时羽翼左右上下翻飞,“嘎嘎”的唱起属于它们自己的歌,与远处的高楼、近处的绿树组成了一幅自然和谐的画卷。


天蓝蓝花艳艳草青青水碧碧楼幢幢,这就是我们赖以生存的美好家园,这就是大同这座城市清新而富有律动的晨曲。

回了家,在电脑上整理早上拍的照片,一边整理一边激动着,一边激动一边庆幸着,看这雾,看这花,看这水,简直美的心要开花了。闲暇下来翻看朋友圈,才发现早上的那场平流雾刷爆了整个屏,清晨的大同在雾中如海市蜃楼,飘渺而唯美,如人间仙境,虚幻而神秘,如童话王国,迷人而梦幻,不说是千年一遇,但绝对是我有生以来看到的最美的大同,那种心里如猫抓一样心痒难捱的感觉又来了,那种像是亲眼目睹着丢了某件心爱的东西极度失落的感觉又来了,忽然像个祥林嫂似的,一遍又一遍的喃喃着:“今天早上我起晚了。”
今天早上我起晚了,其实这一生当中,我错过的又何止是今天早上梦幻般的美景呢?
用其他摄影师的美片来宽慰自己,错过就错过了,珍惜当下吧——毕竟,当下所拥有的,也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组成部分赵诗梦。
文君老师美片。

春景老师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