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地的副作用仁谦才华“诗歌之夜”,绽开芬芳的诗意-魅力天祝

仁谦才华“诗歌之夜”,绽开芬芳的诗意-魅力天祝

点击上面蓝字“魅力天祝”即可订阅哦
6月18日晚熟地的副作用,乘着高原仲夏清爽的风,沐着西北高空熠熠的星光,《诗歌之夜——仁谦才华诗歌诵读赏品会》在天祝县卫计局会议室隆重举行。

甘肃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常务副主席、《甘肃文艺》主编、著名作家张存学,武威市文联主席许建武,武威市作协主席、著名作家李学辉,以及武威市、甘南藏族自治州等地文联、作协的众多文艺界知名人士及天祝县广大文艺爱好者近200余人齐聚“诗歌之夜”,共品诗情画意,共享诗歌盛宴。


仁谦才华
又名车才华,甘肃天祝人,著名藏族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作协理事、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作家班学员,作品见于《诗刊》、《星星》、《民族文学》、《飞天》、《延河》、《岁月》等刊物。出版诗集《阳光部落》、《藏地谣》。入选《新时期甘肃文学作品选》、《新时期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作品选集》《中国实力诗人作品选读》、《中国当代诗歌赏析》、《2015中国诗歌年选》。获鲁藜诗歌奖、黄河文学奖、玉龙艺术奖、《飞天》十年文学奖。

仁谦才华用一首首充满智慧和有哲理深度的文字,传递着心灵感悟,表达着饱满而丰盈的火热情感,有一股经过生活历练之后的沧桑感,有一种达观旷远、静谧豁然的宗教情愫,细嚼慢咽,能让我们心性脱离了愚笨酒是色媒人,让平缓代替了暴躁,让友善唤醒人与人之间的关爱李如儒,而这些,正是当下很多人所缺失的。
——史映红

赏品会共诵读仁谦才华诗歌30余首,或豪情万丈,或苍凉低沉、或柔情婉转,将人们带入诗人丰富、深情、悲悯的内心世界中肥猪满圈,带入天祝优美的风光和绚丽的民族文化中里海虎。

从仁谦才华的诗行里月亮的女儿,能看到牛羊闲散的草原,能看到桑烟缭绕的藏家村寨、帐篷赖丹丹,能看到火舌飞舞般金色屋顶的寺庙、宫殿,齐慧娟能看到穿着小小藏袍、被阳光烤得通红脸颊的小扎西,能看到牧人和农民在田间地头的艰辛,也能闻到牛粪火和酥油茶的味道超轶主,能听到蚯蚓的呼吸,小草的呐喊。

这是一个属于诗歌的夜晚,诵不完的好诗佳句,扣响心灵的门扉,让诗情的翅膀自在翩飞,让诗意的芬芳香溢四方。

POEM
诗歌
仁谦才华诗歌诵读篇目选:
月光和雪的禅意
步出莲花
骋怀一根草的生长与凋零
以及众生的苦闷、忧郁和磨难
佛珠流转
在一次次玉化的心路上
渐次抵达清净
你的世界
像一朵花被阳光和雨水打开
从葳蕤到凋谢
一直都浸泡在风雨雷电里
霜卷叶子,枝条就会疼痛
花落大地,根脉就会颤抖
在花一样短暂的再生路上
你,打开参悟的天眼
用智慧、仁慈、悲悯的光芒
给苦难的人生修出一条长长的
度化之道
莲花素心,大善若水
一枝一叶,一条叶脉的走向
一坤尘世,万千众生的生命
都渗进你月光和
雪的禅意

你的到来,放慢了花开的速度
一树一树的雾凇
一片一片的漫过来
在季节和季节之间
拉开冰雪的帘子
一个女子的深处天眼小神童,故事的情绪还在波动
石头披衣,化蝶逐梦
薄薄的月光扶住厚厚的夜
一个女子衣袂翩然,踩着石头的光芒
走出深巷
青苔,树须阿西苗苗,对岸的莲子
那寂寞的船摆,今夜会渡进谁的梦里
雪郑英镇,夹着雨,夹着云朵的思念
在无岸的岸边
云絮,带雨的梨花
开放和凋谢在石头的梦里
你的到来,放慢了花开的速度
放慢了一根草扩延的力量
你青涩的眼神穿过雪莲
一直伸进云端的
海子

爱一棵柏
爱一棵柏
要看它生长的位置
比如它长在菩萨的头顶
攀升或者斜出每一毫米
都是向这个世界延展和沐浴的大智慧
爱一棵柏
要看它生长的位置
比如在埋下胎衣的地方长出
就会有一代国师——
章嘉若贝多吉
从僻壤乡野
向大世界卓然走来
爱一棵柏
要看它生长的位置
比如它长成祖坟的背景
一茬又一茬衍生的后裔
就会于生与死的轮回中
像枝条分叉再分叉中浮动的暗香和
扩延的绿
爱一棵柏
就要匍匐成低矮的青草
爱它风雨里左倾右斜的弧度
枯萎的枝条和滴翠的流向
枝杈搂紧枝杈时给对方体温的
那一种缓慢
爱一棵柏
就像爱父母,爱姊妹牛结实,爱原乡
头顶白雪宋尚节,却还在路上

一串脚印伸向远山
粼粼的光,斜在水面
船只泊于澄明许爱周,泊于水的燃烧
石头系住绳索
漫过石头的清澈
像包浆的一粒珠子
炊烟斜向天空
有水鸟在炊烟上打坐
一串脚印伸向远山
雾里远山,含着呦呦鹿鸣和
一只鸟赤地之恋,孤翔的翅膀
古寺的光芒和经声
一圈一圈扩送到我的周围
像湖面漾开的水纹
那个远去的人,没于山褶
曾经在缓慢时光的浸泡里
打捞波光与风浪
鱼跃的弧线,风生水起的日子
和沉于湖底的爱情死结
即使他隐身
去打捞太虚的禅意
那条搁浅的船只
会不会涅槃成浪起浪落里
一颗,远行的种子

古树,雏鸟
古树把分叉的两条腿伸进大地
一寸一寸,向内都市大仙君,向大地的心脏靠近
向下伸一次
繁叶就要向上,向天空, 延展一次
卷缩,舒展
多像攥紧的拳头缓慢放开
放开阳光,露水的打坐
和雷电滚过的惊怵
古树分叉
像母体
一条木凳就搁放在那里
柳筐躺在凳子上
——母体内抽出来一样
抽出来的还有两只毛茸茸端坐的雏鸟
面对流逐的云
斜放的炊烟,初遇的我和
阴雨织成的一块灰布
以及所有的真实和虚妄
它们
茫然,不知所措
或许
这两只雏鸟一出世
就把古树当成了它们的妈妈
就像我们一来到这个世界
就把村庄当成了
一生回走的原乡

整个下午我都在梦里
整个下午我都在梦里
草木扶疏,滴翠的叶子
像一场战争的尸体、银河陨石
我坐过的茅庐《见与不见》,在亿万年光阴里长成森林
穿过我的墓穴回到娘胎
——由一粒黑点启程
隔着镜片
一朵花的世界被虚妄消弭
雨点即使雪片
一条狂吠的狗,我温柔的前世
一粒青稞勾下头颅
——山脉化为海浪
一片叶子腐化为玉:
女人润嫩的臀部,体温和灵魂
鸟喙用折断的树枝给我的墓志铭寻找出路
我把大把时间浪费在一束光的阴影里
一声鸟鸣落入空寂
紫砂壶里的普洱茶和它发酵的
阳光、雨水、尘埃、风、雷电
一点一点深入我的味觉
……
上帝抽走了西凉、龟兹的肋骨
敦煌大梦从隐痛里醒来
夕阳漪粼
一对夫妇认领他们的上帝走过小桥
没入木质的踏板房……
多么美好啊——
这个慵懒,奢侈的下午

经过村庄
豁开的石圈里
三头牦牛在反刍夕阳
我经过时星空家园,它们抬头看了看
又在草垛上撕了把黄草——
没有亲近,也没有疏远
院墙,是粪块垒砌的
是露水寿星补汁,雾雨,花草兴衰的时光和
阳光的籽粒垒砌的
在牧场
那月亮的清泠
一只蝴蝶高过花枝的孤独……
今夜,会不会被海拔里张望的冬虫夏草
一一收起
河,还没有开
它的声响夏嘉顺,仿佛柳枝在摇曳
仿佛朦胧月光里起舞的仙女
庄子,是空的
庄子里的牧民
或许早已逐草远牧去了
或许正在城市的塔吊下和着水泥
……
几声咳嗽奥仲麻琴,从庄子深处传出
那声音
很响,很响

遇见
一滴雨
走着,走着
就遇见了它的河流
遇见了峰回和路转
以及从不相干的惊艳和死寂
一匹隼
起身,落下
利喙撕开阳光和雨水
阳光和雨水的缝隙里
遇见了前世的羽毛和今生的白骨
一个人
死去,活来
举着灯盏花在雾雨中隐遁
在晨光里现身
路,蛇一样撵着他的脚步
阴与阳的缝隙里
遇见了自己的一半


图片:刘永祥
编辑:金玲雪

一个值得分享
的微信公众号
带你看
不一样的天祝
魅力天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