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线指令诺曼底内购今儿个立秋!-艺术与财富

今儿个立秋!-艺术与财富
8月7日/8日,宋时立秋这天宫内要把栽在盆里的梧桐移入殿内,等到“立秋”时辰一到少林英雄榜,太史官便高声奏道:“秋来了。奏毕,梧桐应声落下一两片叶子,以寓报秋之意。

四季无声——陈湘波作品展
展览时间:2018年8月3日——8月12日
展览地点:苏州美术馆 1、2、3展厅(苏州市人民路2075号)
品 鉴 会:2018年8月8日 15:00
策 展 人:朱小钧
主 办:苏州美术馆
陈湘波先生是一位具有较高理论研究素质、中国画创作能力和行政管理能力的难得的综合性人才,作为深圳市美术家协会主席和关山月美术馆馆长,二十多年来,他在美术馆的管理、重大艺术活动的策划、关山月与20世纪中国美术研究以及中国画创作方面都取得了突出的成绩,为中国美术、特别是深圳美术事业发展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徐里(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秘书长)

陈湘波
《四季·秋风》
143cm×156cm
纸本设色
1994年
作为美术馆馆长,陈湘波先生深知作品在展览中的视觉效果,也深知作品的内容与形式所构成的整体才是作品的生命体现。
在为美术馆事业付出心力的同时,他能坚持创作,于工作的繁忙之余沉浸在与花鸟自然对话的境界之中,找到一份心灵的宁静。这种工作与创作状态的反差使他在下笔之际将学养注入笔端,将工作的经验转化为画面的布局,形成作品尺幅虽小但格局开阔、意境明朗大方的格调。
——范迪安(中央美术学院院长)

我觉得陈湘波作品的格调、品格是非常纯正的,这非常重要,因为工笔画容易俗、容易腻,雅得不适当就腻,太工就容易流俗,它必须是工中有意、有写。湘波的作品有这方面的传统,这是他工笔画的一个特点,但他不仅局限于工笔画,他也画写意画,以及抽象。他既有工笔画的修养,也有其他方面的修养,他有开阔的视野,他就能超越工笔画的范围来从事其他方面的创作。
——邵大箴(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史学家、美术批评家)

陈湘波
《荷池自有赏秋处》
48cm×40cm
纸本设色
2002年
在我的印象中,湘波性格平和谦厚,重情意、轻名利。他的工笔花鸟作品继承宋代院体绘画团酷,并博采众长,特别是吸收了当代湖南和岭南工笔画的优良传统,逐步形成个人的艺术特色鹤啸九天。其画风严谨工丽,颇尽精微;重色彩神韵,以形写神;生活气息浓郁,雅俗共赏。在他的作品中,没有油滑和甜俗,没有市井和江湖,他的构图、勾线、渲染等每一个细节都表现出严谨的态度,他的情趣、意境、风格的每一个方面都反映出自己内在的修养。
——冯大中(中国工笔画学会会长)

陈湘波
《高秋》
67cm×46cm
纸本设色
2009年
陈湘波的作品格调清新,澄明灵动,具有宋人曲尽物理,穷究生态的格物之工,又显示了画家对生活体察的至深、至微及精于提炼、物我融汇、因心造境的本事。他笔下的花鸟世界,活色生香,蓬勃烂漫,应会通神,情景交融斯日其玛。我很喜欢他画的荷莲兰梅芈十四,如、清梦、映日、爱莲说、清风哓露碧荷香,时闻风露香、东风信等,画中湘波荷趣,妙韵清晗;幽谷兰馨,简淡高洁;横斜梅影,暗香浮动紫苏汗蒸房,“夺造化而移精神”,诗意盎然。
——萧玉田(中国工笔画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

陈湘波
《秋分时节》
28cmX56cm
纸本设色
2014年
湘波柳潇潇,湖南人。他秉承了湘派工笔画的传统,当然,这一传统对于这个区域来说并不是很悠久的传统,而是近现代的发展。在这样的传统影响下,湘波从在广州美院学习一直到后来任职于关山月美术馆,几十年都没有放弃对工笔花鸟的追求傅正义。湘派工笔花鸟和湘派工笔人物画的创作大体相似,非常严谨、扎实,没有花拳绣腿。他们从白描开始,到设色晕染,都没有间断在形式技法方面的传承。
——陈履生(原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

陈湘波
《觅秋》
28cmX56cm
纸本设色
2014年
"
湘波和我是很多年的老朋友刘也行,他带领的关山月美术馆和我们北京画院、和我们画院的美术馆往来非常密切,是难得的兄弟单位。他本人出生在湖南,在广州美院读的书,到后来任职于关山月美术馆,几十年都没有放弃对工笔花鸟画的追求。
在为深圳的美术事业做出重大贡献的同时,积累了大量作品,用画笔传达出他的关切、他的思想以及他对所处的这个城市的思考。
——王明明(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原北京画院院长)"

陈湘波
《秋塘高逸》
直径33cm
纸本设色
2012年

湘波的画延伸着中国画的本体方式,继承了岭南画派重生活、重色彩、重创造的优秀传统。他深厚的造型基础与超凡的色彩直觉来自于他历经体验自然结构的领悟,由此上升为心境与境界的观照,使湘波以整体的技术力量表现了宇宙般的自然内涵,火线指令诺曼底内购他高超的技法实是道法的转型。湘波对形式、笔墨的智慧看见了物象的纯洁天性,他忠实一枝一叶、一水一波吐司网,澄明的胸襟印映出心性的草木。
——田黎明(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画院院长)”

湘波兄近年来在纷至沓来的杂事中淡然处之,依然大隐于市、砚田笔耕、硕果渐丰。而况湘波兄的绘画由工笔花鸟入手,之后写意桂纶美,再后拓展到城市山水、抽象水墨之疆域,直至近年陡然重回传统,以朱砂白描观音大士,以敦厚颜体题字明志,一如穿云排雾的晨钟暮磬,简越而余音如絮如缕汤巫山。
——吴洪亮(北京画院副院长、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

陈湘波
《荷?秋籁》
63cm×63cm
纸本设色
1998年
作为关山月先生的亲随弟子,陈湘波耳提面命,长期得到关山月先生的提点和教诲吸血妖姬。作为从一开始就参与筹备关山月美术馆工作人员,作为关山月先生艺术藏品的整理者、编目者、研究者李韵熙,作为今天的关山月美术馆馆长,陈湘波具有研究关山月得天独厚的条件,更重要的是,陈湘波始终关注关山月的时代,对这个时代的艺术家心怀虔敬,倾注了浓厚的研究热情。
——孙振华(深圳雕塑院院长、中国美术学院雕塑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陈湘波
《秋池逸闻》
直径33cm
纸本设色
2013年
湘波的作品,概能删繁就简,执难从易,大幅清远,小品精妙,总是那么温润而深沉,简约而耐看,平静中跳动着自然的旋律,幽渺间蕴涵着意韵和诗情帛琉,令人在赏心悦目之余,体味出万物和人性的互化,张翔玲给纷扰尘寰走来的读者以瞬间的宁静和反思。而他自己,我相信已经不仅将绘画创作止于寻常意义的事业追求萨莫耶,一定是当成了南山种豆般的遗世独处,而暂忘这滚滚红尘的喧嚣了。
——邹传安(著名工笔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