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树嘎嘎什么样的女人最容易离婚--育儿精选课堂

什么样的女人最容易离婚天山英雄传?-育儿精选课堂

文:安小幺图:网络
安小幺的第36个故事
工厂里的临时夫妻

夜深了,除了广发印刷厂倒班的工人还在半眯着眼睛盯着印刷机外,厂子旁的筒子楼尽头的小诊所也还亮着灯。
穿着发黄白大褂胡医生打了个大哈欠,“啥情况啊?”
说完,他瞥了一眼坐在自己正对面的“老客户”沈琳。
沈琳往回看了一眼身后的吧两手插进口袋里的男人,长长叹了口气,“和以前一样,我这下身老不舒服,而且这个月那个又推迟了。”
胡医生摇晃着脑袋,略带嘲讽的说道:“换了个人了?”他一边说着,一边在纸上写着一排潦草的字。
沈琳把头埋的很低,一双粗糙的手来回揉搓着,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她连忙转移了话题,“听说老江他老婆要生了,已经回老家去了。”
老江也是工厂里的男人,之前一直想要和沈琳搭伙来着,不过被她拒绝了。
胡医生才没兴趣听这些人的恩怨情仇,他从单据上撕下票据:然后从身后耳朵箱子里拿出来两个瓶子,“这次我给你开了点消炎药,这瓶是洗下身的,另外你们那个之前,还是要叫他洗干净一点。”
沈琳连连点头,“恩,好的,好的,谢谢你了胡医生。”
她从口袋里掏出来两张红票子塞到胡医生手里,然后把桌子上的药水放进了布包里,在门口等了许久的男人连忙站了起来,扶着沈琳离开了珍所。
男人叫张展,和沈琳一样,都是广发厂的工人,二人是负责装订的,听说这张展还是沈琳的初恋刘航悦,陆雨棠十二年前失去了联系,没想到又在这厂子里遇上了。
“你咋样啊?好些了没?”张展的语气很温柔。
沈琳正要答话,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名字,立即示意张展不要继续说话,张展也心领神会,立即就闭上了嘴巴。
“喂,大为啊,啥事啊?小聪感冒好些了没?”沈琳一个走远了些,也不再去看身后的男人。
电话那头的男人叫周大为怪谈协会,是沈琳的丈夫,也是张展曾经的好友,不过自从沈琳和张展失去联系后,周大为也失去了他的消息,后来辗转着沈琳就和周大为在一起了。
周大为生性脾气暴躁,三年前,因小事跟人打架,断了条腿,自那以后,他就留在了老家照看他们的儿子小聪,而沈琳,则挑起了家里的重担,开始了在外打工的日子,每个月按时给家里寄钱。
“没啥事,就打个电话问问你,小聪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老婆……”周大为欲言又止。
“啥事?”沈琳背对着张展,一直把头埋的很低。
电话那头的男人顿了许久,“没……没啥事,老婆啊,辛苦了,是我对不住你啊!”
泪珠儿在沈琳眼里打转转,鼻子也一阵一阵的发酸,“你瞎说些啥呢!有啥对不对的住的,你好好照看着家里,以后日子只会越过越好的,天凉了,我明天给你打点钱,你去给小聪买双棉鞋把,他去年那双,应该是短了……”
身后的张展听着这些话,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张展在离开沈琳后,也在老家娶了个女人,这次和沈琳在工厂久别重逢,再次挑起了他俩未尽的情愫。
那时候,在外地务工的男男女女们,虽然在老家都有各自的家庭,不过在工厂也会组建临时夫妻档搭伙过日子。
背井离乡的壮年人 ,在为生存打拼的时候,总归还是希望身边能有个嘘寒问暖华生园,暖被窝的人君子三戒。
沈琳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一个劲的工作攒钱,从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不过到了夜深人静,停下了手里的工作,同时见了许多工厂临时夫妻下班后成双结对出去时,她夜里的寂寞就开始啃食她的心。
日子久了,身边的女工友,也都劝她找一个男人一起搭伙过日子,至少不会那么难受,不过她始终没应允。
同车间里也有好几个男人跟她示好,她都假装没看到,直到张展的出现,唤醒了她对曾经两人那段美好的初恋生活的怀念,渐渐地她也开始把控不住自己的感觉。
为了压下心里的躁动和不安,她主动申请加班,企图让自己忙一点,不再去想这样荒诞的事。
但这人的身子,毕竟不是铁做的,她终于还是在车间累的晕倒了。
醒来后的沈琳躺在了病床上,全身的疼痛,让她根本起不来身,连近在咫尺的水杯,够了半天都没够着。
当张展冲进来,把那杯温水送到她手心里,还温柔的说了句:“刚刚排队缴费的人实多了,小心烫。”
沈琳喝着那一杯温水,顿时感觉自己的整颗心都被暖化了。
以前和张展谈恋爱的时候,他便是这样贴心地对自己。
在医院的那两天,张展一下班就会照顾她齐御风,即便是出院后他也对她格外地照顾,在众人起哄中,张展也提出了要和沈琳组建临时家庭,并发誓绝不会纠缠彼此的婚姻和家庭。
说实话,这让沈琳也有些动摇了徐英洙,但只要一想到家里的大为和孩子,沈琳最终还是狠心拒绝了,张展也就不再逼迫她。
只是在一个晚上,张展送沈琳回宿舍,她转身那一刻,张展突然失控抱住她,他的吻如雨点般突然地砸过来如东人才网,那突如其来的温暖和踏实感,让沈琳彻底沦陷和妥协了……
筒子楼下昏黄的灯光,把两个人的影子拉的老长。
“嘎吱……”张展推开了两个人现在住的房子,窄小的单间被沈琳打理的很整洁。
张展扶着沈琳坐到了床边上,“你好些了没?”
“我没事,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上早班呢。”
张展体贴的照顾着她,烫完脚过后,沈琳躺在床上很快就入睡了。
但是张展却怎么都无法入睡,他搂着沈琳,把头贴在她的背上,明明说好了只是临时夫妻,不能认真,不破坏各自的家庭,但是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发现自己好像真的把沈琳当成自己老婆一样了。
更何况,如果当年不是因为那件事情,现在跟沈琳在一起的人,应该是自己余烨彬,怎么会是周大为!
如果现在他想要,一直一直跟这个女人在一起……还会有可能么?
第二天沈琳早早的就起了床,做好了早餐,忍着腹痛去了厂里,昨天因为这事已经耽误了一个晚上了,老家的开销不小,她可不能老是在这床上躺着啊成建辉!
她原本以为这隐隐的腹痛硬撑会儿就过去了,但是没想到,快到中午的时候,腹部一阵绞痛,让她不得不放下手里的活,蹲下身,紧紧捂着肚子,脸色煞白,头上还冒着大颗的汗,沈琳看着天旋地转的厂房,心里一惊,这是怎么了?
随即,她便失去了知觉。


在迷迷糊糊中沈琳有了些意识,她很想要睁开眼睛看看,却听到身边有人在说话,是她熟悉的声音。
“医生,你说什么?孩子?怀孕?”张展的声音都有点颤抖,“可……可那不是妇科病么?”
“病人是有妇科病,但最主要的症状还是怀孕,还好你们服用的药物剂量不重,不然这孩子怕是保不住了!”说完这话,他就转身离开了。
张展震惊的无以复加,眼珠子瞪得老大,“这个庸医,我非得去找那姓胡的麻烦不可!”
说着他就要起身,才走出两三步,就被沈琳叫住了,“回来,你要去干嘛?”
“我他妈去砸烂那个黑诊所!”
沈琳伸手去抓住了他的衣袖胖大海含片,“你别去了。”
她低着头,咬着嘴唇,犹豫了好一阵,“当真是怀孕的话,我们可怎么办呢三牛念什么?”沈琳眼眶红红的看向张展,“明明一直都有做保护措施的,怎么会突然怀孕呢?”
沈琳眼眶里的泪水颤巍巍的挂在边上,只要稍微一用力,就会成群结队的流下来!
张展一时哑口无言,“我……”
他吞咽了几下口水,一把握住了沈琳的手,“琳子,你知道的,一直以来,我都是喜欢你的,我们留下这个孩子吧,我和那个女人没有感情,也没有孩子,她巴不得和我离婚找她的想好呢,你放心,我离婚后一定会好好待你的……”
沈琳再也忍不住,一滴泪珠从她的眼角滑落,后面的泪水也没办法再克制住,“你没有孩子,可我有啊……现在,我这心里乱的很。”
张展把她搂在怀里,“你……你别哭,这是……这是……”他紧张的有点语无伦次,“这是好事来着呢。”
沈琳反握着他的手,肩膀不停抖动着。

第三天,沈琳就回到了自己的租的房子里。
但是她怎么都没想到,远在老家的周大为会出现在厂房里。
“琳子,你看,我带了你最爱吃的腊肉香肠呢火树嘎嘎。”周大伟一瘸一拐的从包里拿出了用着皱巴巴的白色塑料袋包裹着的腊肉,“看呢,都是特意给你搞的。”他脸上满是笑容。
沈琳有点心虚的别开了头,“你都带来这里了,小聪吃啥?搞这么多肉,得花多少钱呢?日子不过了啊?”
还好一回来就听到同厂子的工友说有个叫周大为的男人正在找他,她匆匆忙忙把张展的东西都给收拾了起来。
周大为走到沈琳身边,搂过她的肩膀,“我媳妇儿吃点肉怎么了?只要你想吃,再多我都想办法给你买。”
“跟谁学的这么油嘴滑舌呢!”沈琳一只手将她推开,另外一只手则护住了自己的肚子。
正在这时,张展走了进来,看着坐在床边上的周大为,他脸色有些阴沉,但是语气依旧显得欢脱。
“周大哥,好久不见!我刚好买了一只鸡,晚上大家一起吃啊。”
周大为似乎对遇见多年未曾联系的张展毫不意外,他咯咯直笑,“成,今天,我就给你们露一手,做顿好的给你们吃!哈哈哈……”
他的笑声十分爽朗,倒是张展的脸色依旧十分难看一斛珠 尼卡,直到周大为提着鸡走到了外面的炉灶边上时,张展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时不时看向沈琳,心里很不是滋味。
沈琳也似乎注意到了张展的目光,她也慢慢回头看着张展,眼里满是情绪。
“你现在来做什么?”
张展正欲开口,门外的周大为却在喊着:
“张展啊,你烧点那个开水,然后找块磨刀石,这刀太钝了解脱吉他谱。”
周大为一边说着,一边提着刀走了进来。
张展有些慌乱的挪开了目光,“不会吧,那个菜刀才买没多久呢。”
沈琳白了张展一眼信宜教育城,还好周大为没有听出些什么来。
“是么?可是我怎么感觉一点都不锋利呢刘彩星,连鸡脖子都砍不断,这哪还能指望着它砍别的东西?”
周大为从床头上抓了一坨卫生纸擦揣进了兜里,沈琳眼珠子瞪得老大,她怎么能这么粗心大意?
那卷卫生纸下面可就是她怀孕的检查报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