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晓婷老公今天要说点中国的骄傲!告诉你:美若想赢我国,绝无可能!-铁血战略网

今天要说点中国的骄傲!告诉你:美若想赢我国,绝无可能!-铁血战略网
国魂报百万血性男儿必备关注

美国为了遏制中国,可谓费尽心思,估计那帮人在梦中都在琢磨怎么对付中国。
但是,我们想说的是,美国所有的努力注定只是一场空江约诚,因为中国的崛起是一种历史的必然。
原因只有一点,那就是中国人的天性。
随便列举一二。
1,中国人坚韧、吃苦耐劳
曾经听说过一个故事,那就是中国劳工到国外去打工,结果遭到当地还其它国家劳工的共同抗议。
为啥?
因为中国人特别能吃苦,工作的时间比别人长,要的工资却比别人低,这让其它人完全扛不住。
事实上,就算到了今天,任何一个国家的人都不会比中国人更能吃苦耐劳,不会比中国人更坚韧。
正是中国人的这种勤劳精神,让我们在历史上一次次跌倒后,又迅速起身,并重新站到世界巅峰。比如咱们最近这四十年,从昔日的穷得叮当响到如今的举世瞩目,这不是白来的,都是中国人用双手辛苦干出来的。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嫡女毒妻,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黄宣德。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麦绍棠,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马来法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潘晓婷老公,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九师妹,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仇中仇。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混元开天经,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林竞业,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封魔绝影录,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心灵访客,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万妖女王。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石贞善,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孙蝶。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杨贯一?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姚思羽,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文世轩?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孙晓娆,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反观西方则不一样,他们以强盗起家,喜欢在全世界掠夺。
英国搞工业革命,法国则闹大革命,实力增长后,就在全球占地盘,到处抢劫。
后来,德国也发达了,感觉自己分的地盘太少了,就向英法等国提出重新分地盘,英法老牌国家当然不乐意了,于是一战、二战就这样爆发了。
美国人更好不到哪里去,多次讲过一个故事,那就是美国人到美洲大陆后,在自己快要饿死时,是当地印第安人用自己的食物救活了他们。
救命之恩,本应该感恩不尽,结果那帮西方强盗在感恩节对印第安人进行大屠杀,就为了抢他们的地盘还有资源。
所以今天花月婷,当你看到英国人发现大事不妙就赶紧脱欧,法国人因为生活质量下降这段时间在闹暴动,美国人无信无义连签好的协议说不认就不认……,你就会丝毫不觉得奇怪了。
2,中国人不信天命信自己
我们与老外不同的是,外国人喜欢把希望寄托在神身上,而中国人则斗天斗地斗自己,虽然也信神,但从来不指望神,只会把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
一系列神话故事可以说明点什么。
没有火种,我们就进行钻木取火,而西方则是普罗米修斯到奥林匹斯山上去偷;
发大洪水了,西方是拜托上帝给诺亚弄来一条船。中国人则不同,大禹带领万千百姓耗时十三年,凿九渠,开九山,将天下分为九洲,从而开启新的中华文明。不靠谁,不指望谁,就靠自己。
天漏了女娲就补天,海烂了精卫就填海;大山挡住去路,愚公就开山挖石将山移走;有病了,神农尝百草;太阳与华夏为难,后羿便捻弓射日……
所有这些,都可以看出,华夏子民与天斗与地斗,一切靠自己。
3,中国人“永不为奴”的精神
有一件事其实值得所有人思考,那就是世界四大古文明,除了中国外,其它三家不论是印度、埃及还是古巴比伦,全都衰落了。只有中国文明从古至今,一直没有中断过。
同为四大文明古国的印度,被人灭国了几百年;埃及已经沦落到出卖国土来还债(卖给沙特两个岛);巴比伦更是不知道到哪儿去了,留下一帮中东国家你打我我打你。
中国历史上也多次经历沉浮,民族大融合更是经历了一次又一次,但中华文明始终未曾中断过,一直到如今。
离我们最近的是日本侵华,即使在最危险的时候,当亡国论甚嚣尘上的时候,毛主席依然以《持久论》成功预言了日本必败。
这是有原因的,一是因为中国地大物博,有足够的战略缓冲;二是日本太小,根本吞不下中国,日本占领的地盘一多,兵力分散就开始力量不足。
还有最关键的一点,那正是中国人“永不为奴”的精神。

▲图自中国军网
抗日战争期间,虽然有上百万汉奸,但更多的是为国为家连死都不怕的抗日志士。所以我们最后,哪怕伤亡高达3500万人,也没有向日本投降,再一次成功阻止了外族染指中华领土。
苏联人能同甘却不能共苦,最后在困境中轰然解体;韩国人不论他们怎么自称“大韩”民国,也不论他们怎么傲骄自己是宇宙第一,但被日本灭国好几次,这都是事实。
包括今天,别看我们关起门来会吵吵嚷嚷,但若真的国家有事,99%的人都立马能同仇敌忾,一致对外,这就是中华民族能永世长存的根本基因所在。
这里只是随便列举了一二,中华民族的优秀品质还远不止这些。也正是这些品质让我们在世界上傲然挺立了数千年而不倒,霸王者之座而它国莫能觊觎之,即使晚清已经腐朽没落了,我们那会儿的GDP还是世界第一。只不过后来因为走神打了个盹儿,才让别人跑到前面去了。
然而,兔子终归是兔子,即使打了个盹儿,一旦它醒来,跑得还是会比乌龟快;狮子也永远是狮子,即使它小睡了一会儿,一旦重新起身,它依旧还是丛林王者。
所以今天,中国只要自己不将路走错,我们重回王座从某种角度来说是一种历史的必然,美国想要阻止我们的这种回归,怎么可能呢?打打贸易战?刁难刁难华为?即使心思费尽,也不过是痴心妄想、徒劳无益!
无论您有多忙,请花1分钟的时间把它放到你的圈子里!感谢您的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