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城吧今天膨胀,骂一下女博士-外卖小哥金城武

今天膨胀,骂一下女博士-外卖小哥金城武

不知不觉陈远美,从第一次相亲见面开始,我跟女博士已经认识一年多了,微信聊天记录打印出来估计能绕深圳0.5圈。
关于她的文章也写了几万字,以至于很多人叛变说关注我只是为了看女博士。
呸,你们这帮见色忘义的家伙,搞得我像是靠女人吃饭的软蛋。今天我就光明正大地在背后吐槽她一下无限装殖,证明我是条硬汉。

我曾自认为相当了解她,比如聊天时,只要对话框里出现她在倒数3、2、1,我就明白该立马转移话题,不能再皮了,否则下一秒就能在屏幕上看见红色感叹号。
对,她是个喜欢拉黑人的女生。你六点多给她发早安都可能进黑名单,因为打扰到她睡觉,然后她还有起床气。
当然你给她打电话讲两句好话,她又会把你拉白,再给你发一串砍人的表情包,这个事儿就算过去。你看,都30的人了,还跟小女生儿一样。
但伟人沃硕德都·士嘉德说过,永远不要觉得自己了解女生,因为她们只会让你看见想让你知道的那一面。
就算你善解人意,像洋葱一样一层一层地剥下去,累到最后发现,还有包裹严实的肉色内衣在等你。
在找合租房的过程中,我才意识到,也会跟她有沟通障碍。

时值毕业季,追梦的大学生们疯狂地涌入深圳这座有无限可能的奋斗者城市。也就是说,租房房源极其短缺泡妞作弊器,尤其是两居室,挂出来就会被秒抢银座网上商城,所以我俩商量好,分头在网上搜集信息。
不过为了隐私和安全,我让她把联系方式都换成我的,她只负责找房源,我去跟中介户主沟通。
矛盾由此而生。
她的要求是靠地铁口近的,交通方便,其他无所谓。我的要求是,她觉得好就成,其他无所谓。男人嘛,都是以女人为标准。
可等实地看房时,我是真无所谓,她却变得处处不满意。问她哪儿不行,房间大小、朝向、租金,她也说不出来,进屋转一圈出来直摇头,顶多来一句,不太想住在这里。
医学上有个术语,叫对症下药,只有诊断清楚问题在哪儿,才方便采取有效措施。可她啥也不说,我就没办法向中介反馈确切需求,只能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找,一度陷入困境。
有很多房子不是随便就能看,得协调好户主,家里有人才行,往往是我这边沟通半天,挤时间跑大老远去看房,她一句不行就结束了秋无痕论坛。
一而再再而三的王佳杀夫,本该着急的她看上去一点都不上心,我就有点生气,再加上店里事儿多,还要写文章,真心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跟列表里的几十个中介沟通扯皮。
在第八次她不满意后,加上是个雨夜,被困在路口,心情更加郁躁。

我低头,脚尖踩着石头,刻意不跟她对视吴诺弘,生硬地说,最近忙,要不你自己先找着林千钰,不用管我,看好就定。她躲在伞下邝诗荷,看着手机,嗯了一声,也没说别的。
把她送到酒店后,我有点懊悔,王小波说的对,人的一切痛苦,本质上都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我以她为标准,何尝不是同样没主见的表现,只是她懂得否定罢了。
但也没解释,想着忙完焦头烂额的这阵再说,最主要的还是找到房子。
谁成想第二天晚上,她就发来微信,说看中一套,问我要不要过去一趟李满林。
我当时正在吃粉法图麦·李,急忙往嘴里扒拉两口,丢下筷子就往外跑史前新纪元,担心她被无良中介忽悠交了定金。要不折腾半个月那么多套都没相中,怎么她自己一天不到就搞定了呢。
带着挑上十万八千个不合适然后走人的情绪,进屋一看,我去,好宽敞,复式大两房,客厅还有钢琴,郑艳东她正在那哆瑞咪发地试音。上卧室有超大的独立试衣间,左右两个大衣柜,我看了都差点泛滥少女心。
下卧室有双人木桶浴缸,是我喜欢的调调。朝南向兰大教务在线,还有飘窗,楼层20,视野无敌棒。坐在那里曲塘中学,听着音乐看着书,偶尔眺望下远处的碧海蓝天,再加上点冬日里温煦的日光,这不就是天堂吗全名目击。我一脸凝重地审视着各个房间,心里早就浮想联翩了。

重点是,房租还不算贵,中介说,户主之前自住,第一次出租,不太了解市场行情。
交定金的时候,我问中介,怎么之前没看到这套房子。他说下午刚挂出来,就被我女朋友看中了。我赶紧低声解释,满城吧不是情侣,要不就住一间了。中介一脸恍然算死草粤语,拍我肩膀,挤眉弄眼地说,明白明白,加油。
要我看做销售的都是些人精,管你啥情况,先跟你聊熟再说。我好歹也是个生意人,就顺着杆子往上爬,笑着问他,你看,房子出租得也很顺利,那中介费能不能打个折。一听到钱,他笑得比我还灿烂,摇着头说,哎呀,之前跟你朋友都讲好了,房租的一半,全国统一价。
我的话被堵在嘴里,想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回。得,我早知道自己不是砍价的主。等中介这边跟房东约好明晚八点签合同李禾禾,我就送女博士回酒店了武魂重生。
我想着张罗半个月不如她一天,大男子自尊心有点小委屈,路上没说话。
她在旁边一直用手机,许久后才说,好啦。
我问,什么好了?
她说长兴大剧院,买了一堆蟑螂药印堂是哪里。
我说,啊?有蟑螂?
她说,嗯嗯,好多。
我说,你怕蟑螂吗?
她说,一脚灭俩,不带怕的。
我说,那能不能求你个事儿?
她说,什么?
我说,我怕蟑螂,瑟瑟发抖那种,灭蟑螂这项艰巨的革命任务就交给你了。
她说......她呸了我一声,没说话。
我心里暗喜,天王盖地虎,终于将了你一军。
离开酒店后,我收到一个订单截图,是蟑螂药。我给她发了一个问号,她说,看地址。
我去,收货地址是我家。我立马发了砍人表情包,却收到一串红色感叹号。
妈蛋,她又双叒叕把我拉黑了。

图/<洗奶娃>
文/浪武
事实证明,蟑螂药并没什么卵用,还得靠拖鞋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一起过美好生活
欢迎转发朋友圈
点赞置顶来一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