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女潇潇今天四章....-文萃

今天四章....-文萃

第三章 晚上来
“真……真的?”刘二狗完全不敢相信,以前柳媚可是对自己一直白眼相向的,然而现在却对自己如此主动,她刚刚话里的意思,任谁都知道她想的什么啊!
柳媚看见刘二狗一脸的惊喜神情,心里也是乐开了花,瞧这小崽子急得,十有八九可能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处呢。“婶说话算话,作为一个医生,帮人治病是职责所在,如果万一你以后还发生这样的事情,那你可要急死你小梅婶了。”
小梅婶?!对,小梅婶现在还在房外等着!
“好的,婶,如果我今晚恢复了,就可以去找你吗?”刘二狗却是到现在都还没有尝过鲜,自然对这事非常急切。
柳媚秀目撒娇式地扫了他一眼,说:“真的是急成个什么似的,你运气也是不错,我家死鬼这一阵都在外地,等到晚上,你直接到我家来。”
刘二狗欣喜若狂,点头应到。他突然发现随着这一点头,自己又恢复了力气,而且下面还有暖流划过,更是高兴。他对这种事情也完全摸不着头脑,索性也就不再去深究,只要好了就好!
利索的从病床上爬了起来,刘二狗奸笑一声,伸手抓向柳媚大大的胸部,捏了一把,弹性十足。“呵呵,婶,你这可真舒服,我现在就想立刻要!”
“你个鬼崽子,这么急干嘛。晚上你来我家,我就给你!”柳媚略为不安的看了眼门外,用手打掉了胸口上的手,说:“现在你小梅婶在,不过,你可千万别跟她说!”
刘二狗觉得柳媚说的对,既然她答应自己了,也没必要就差那么几个小时了,但是他想再试试那个透视。
心里想着看柳媚那红色胸罩包裹着的山谷,但这次却不知怎的,双眼一黑,脚都站不稳了,好在有柳媚在旁边扶住了他,不然就会摔一跤了。
“你怎么了?”柳媚不由皱着眉头问道,心中也不经犹豫了,这小子不会中看不中用吧,万一好处没尝过,还招惹了麻烦就不好了。
“没什么!估计是没缓过神来,等我回去休息下就没事了。”说着,刘二狗离开了房间。刘二狗心底也是纳闷不已,之前明明能看到啊,可为什么这此不行了?莫非……莫非这还限制次数的?
柳媚看着刘二狗的背影,思考再三,最终跟着往外面走去,权且试一试好了,万一真的是大宝贝,那自己今后可就舒服了。
“二狗,怎么样了?现在有没有感觉好点?”
刘二狗刚一出门,一直焦急地等在外面的王小梅急切的问道妻善不好欺。
“婶,我好多了!没什么事!”刘二狗笑着答道,心中一股暖流飘过。
他是孤儿,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然后被王小梅一手给带大的。虽然说,他们两人并不是亲人,却两人的感情却不下于亲人,甚至犹有甚之。
“确定没什么事?你千万别隐瞒我啊?”王小梅并不怎么相信刘二狗的话,继而转头看着柳媚。
“放心,小梅。二狗真没什么事,你别紧张!”柳媚无奈的笑道。
听到柳媚的话,王小梅终于是放下了心中的石头。她说:“柳媚,这多少钱?我急急忙忙地赶来,忘记带钱了,你说多少钱,我过下就给你送过来。”
柳媚微笑不语,本来没打算收钱的,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她还真有点担心这小崽子晚上不敢来,就说:“给十块钱吧,你让二狗晚上再送过来吧,那时我再仔细给他复查下。”
刘二狗听到这话,没想到这女人居然这么急,还担心我不会去,他奶奶的,哼,叫你以前不待见我,今晚我就弄残你,看你今后还敢不敢看不起我。
“嗯,好,太谢谢你了!”
刘二狗和王小梅从卫生服务站出来后,就径直回了家。
王小梅中午做好的饭菜此时也凉了,好在这天气真的很热,吃冷地更容易下口。刘二狗也是吃的有滋有味,王小梅却是紧锁着眉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她丈夫去世很久了,自己也还没有子嗣,她真的是把刘二狗当作了自己的儿子的,然而刘二狗却一直不省心。
这次更离谱了,竟因为他做多了那样的事情还进了卫生服务站,一想到这些王小梅就害臊不已。她早就想跟刘二狗说说这个事情了,只是一直有点难以启齿,然而竟然到了今天的这种程度了,她也就必须得这个口了!
她把筷子放下,盯着刘二狗,“二狗,婶有点事情想跟你说说!”
刘二狗正大快朵颐地吃着饭,也搞不清什么情况,此时他就如饿死鬼投胎样,饿得慌,而且无论吃多少也还总感觉饿,听到王小梅的话,他一边咀嚼着口里的饭,一边点着头。
“婶知道你现在是年轻气盛,现在也是想女人的时候,但是……但是无论什么事情都要有个度,听到没?”王小梅也是很难为情的说着这些,自己也是很久没有沾过男人的寡妇,此时却要跟一个大男孩说这个话题,真有点那啥……
刘二狗尴尬不已,停下手中的碗筷,摸着鼻子说道:“婶,放心吧,今后再也不会了!”
王小梅看到他这个态度,也就不再继续说下去,夹起一大块肉放入刘二狗的碗里,说:“多吃点,然后睡觉好的!”
“恩!”刘二狗应了声,又大快朵颐地吃了起来。
午饭过后,刘二狗起身前往瓜棚,他可不能在家里午睡。此时正是暑假,万一村里的那群小屁孩来糟蹋西瓜可就损失大了。
虽然说现在西瓜还没有完全熟,可那群小东西却不管你熟没熟,只要他们觉得有趣,就可能会把这两亩地的整片西瓜都给糟蹋掉。这可是他和小梅婶的心血啊。
小梅婶一个寡妇,陈启杰而且也没工作,两人的生活可全靠着这地里的东西。
打着饱嗝,刘二狗看向这片绿绿的瓜田,心中很是满足,这些西瓜现在长的都还可以,再过一阵就能拿出去卖钱了。
他来到瓜田里,笑着摸着身边的西瓜,这可都是白花花的钱啊!
一连摸了十几个西瓜,就再也忍受不住着毒辣的阳光,就躲到了瓜棚里乘凉。
饱暖思淫欲,躺在凉席上的他,又有了小心思,想到晚上就能尝到柳媚的肉味,他的心就躁动了起来……
第四章 捎带一程
刘二狗伸着懒腰从睡梦中苏醒,看着外面的天色苏志燮怎么读,太阳已是罢工回家了。
可即使此时已日落西山,然而气温却依然酷热不已。
“这狗日的天气,热死了!”
口里碎碎念着,刘二狗已是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了。瓜地离家里也略有点远,这天气可还够他受的。
“哟济公新传,二狗,才准备走啊?”刘二狗不用回头都能猜到这说话的是谁。
“香姨啊,才从村委会回来啊?”刘二狗转身看向骑着自行车的女人,满是谄媚地说道。
香姨是个三十来岁的少-妇,盘着一头黑的发亮的头发,皮肤也是白皙水嫩,跟其他的农村妇女完全不一样,反而更像城里的贵妇。她的眼睛又黑又大,灵气十足仿佛会说话,可又不跟柳媚的妖娆风骚不同上京新航线。
最让刘二狗眼馋的却是她的身材陈文法,硕大的胸脯仿佛就要突破那连衣裙的限制了,这估计连李柳媚的都比不上啊!
她骑着的是一辆粉色的女式自行车,等到了二狗身边,速度降了下来,顿时刘二狗就闻到了一股特别的女人香。
“你这大白天的没必要来守着西瓜啊,难道还有人偷?”
“呵呵,香姨儿,现在是放假,回来的那群小王八蛋可坏着呢,动不动就寻思着这里的西瓜,而且我和小梅婶,现在就指望着这点西瓜生活。”刘二狗解释着。
听到这话,刘香也有不经点头同意,同情道:“是啊聂慎儿,你小梅婶确实是辛苦!”
“嗯!等我长大了有出息了,我一定会让她享福的!”刘二狗一脸认真的说道。
“来!我捎带一你段路!”刘香握紧刹车,车便停下了,她朝刘二狗说着。
“这……”刘二狗迟疑了下,又很快动心了。这女人可是村里的妇女主任,往常都是摆着副脸,村里的男人甚至都不敢正眼瞧她,怕被她的眼睛勾走自己的魂华誉环亚。
刘二狗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又非常好色,而且他往常看到的女人也就那么几个,刘香自然也就成为了自己打飞机的幻想对象。
虽然两人也打打招呼之类的,但刘香也是不待见他的。到底是什么原因呢?莫非这香姨也想着自己?
想到这,又不由地摇了摇头,不现实啊,这香姨这么骄傲的一个人,又岂会跟柳媚一样?
不过有听过说她男人出了车祸后,夫妻生活方面就很差了!
想着想着,刘二狗竟然就此发起楞来。
“二狗?怎么了?想什么呢?赶快坐上来!”刘香看到刘二狗一直盯着自己的胸部发着楞战云界,脸上也是一阵不自在。村里人都讲他不老实,时不时地跑去偷窥别人洗澡,未必果真如此?
“湘女潇潇啊?没什么,我这就上来!”刘二狗不再犹豫,赶忙上车坐在了后面。
清水村是贫困村,年年都要靠着政府的救济。村里的马路也常年失修,即使是修,最多就是随意铺了些石子,然而只要碰到大雨,石子都会被冲刷到路旁边的水渠中,仅剩不多的石子却更让马路变得坑洼了。
在这样的路上,骑自行车自然就会颠簸,更何况此时车后座还有人,就更颠簸了。
骑车的刘香累,坐在车后的刘二狗却更累。
几乎与刘香贴着身,风韵十足的少-妇身上独有的女人香,是好色却没尝过女色的男人的致命毒药。而且此时他横跨在车后,随着颠簸,他下面那话就会与车座有一次摩擦,现在早已粗大了不少……
“哎呀!”
一声娇呼,刘香差点就没稳住车子,但这并不是因为前方的坑鬼已来电,而是因为此时有双手抱住了她的腰。
只怪这路实在是坑洼的不行,刘二狗在后面颠簸不已,而又没有其他的东西抓,就只能用力搂住刘香的腰了……
好香!
刘二狗的头与刘香紧紧地贴合在一起,一脸陶醉地闻着这股香!
刘香的腰被刘二狗这样一楼,顿时全身有种异样的感觉,一股电流划过全身,缓过神来,却发现自己一股热流润湿了自己的裤裆……
村里所传的都非虚,她男人的确在车祸后那里就不行了。为了照顾丈夫的男人的自尊心,她每次都会极力的忍住,真忍得不行了,才会在洗澡时自己泄下火。
然而这点弱小的水,有怎能湮灭自己的那团火呢?根本就不够啊。她丈夫也提出过让她找人滋润下,然而刘香觉得这会很过意不去,也就一直没有同意。
此时却被一个异性这样抱着自己的身体,心中那团被压制了很长时间的火再也忍不住了,只是被双手搂着腰,竟然就此泄了……
刘二狗被刘香的惊呼声吓得后怕不已,赶忙松开了搂在她腰上的手,不断道着歉,:“香姨,实在不好意思,我完全是无心的,因为刚刚那颠的不行!”
“没什么!”刘香仿佛喉咙里卡着东西,声音也变得沙哑了起来。
不一会圐圙怎么读,车便到了村口,刘香说:“二狗,我就把你送到这了!”
刘二狗也好再说什么,想着香姨绝对是因为自己搂了她的腰,然后生气了。
黯然伤神的从车上下来,刘香也没有再管刘二狗,猛地加速,飞快地离开了。
看着刘香离去的身影,尤其那屁股随着她蹬车的动作一扭一扭的,他的心又蠢蠢欲动了,好不容易软下去的东西又开始活跃起来了。
“如果能搞一搞香姨,死了也值当红楼皆浮云啊!”刘二狗心里想着。
没过多久,刘香的身影便消失在眼前。刘二狗也不去再多瞎想,自己就是白日做梦而已,骄傲的香姨,又怎么可能让自己这个野小子搞呢!
“呸,为什么我不能?她那不行的男人都能!我还偏就要做了她……看她还敢不敢装高贵……”刘二狗心里极度不舒服。
转眼又想起晚上约好的柳媚,心情又再次兴奋起来……
第五章 本钱大了
农村的条件只有这样,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游泳池,一到炎热的天气,清水村的小年轻就都会去村口的小溪中洗澡消暑。
晚饭过后,刘二狗只穿着一条裤衩,准备带上毛巾和香皂就跑往小溪,然而却他感觉今天有点不对劲,那裤衩小了。
他敞开双腿一看,不得了,下面的东西在未充血的状态下都大了这么多?之前还有些宽松的裤衩,此时竟然有装不下的感觉。刘二狗见后并没因此苦恼,反而心里沾沾自喜着,这可是能提升自己的男人雄风。
接着绿水蚺,他就这样穿着,有如打了胜战的将军朝小溪跑去。
小溪算得上是清水村的母亲河了,即使有些人因为经济条件转好而挖了井,可他们洗衣淘米还会来到这里,或许这是多年形成的习惯吧。
而且现在的电视节目也就那样,绝大部分都只能收到中央台。打发时间的娱乐活动就更加少了,除了男女那点事外,也就剩唠唠家常了。
离小溪还有一段距离,刘二狗就看到有不少人都围在打水机旁,看见有这么多人,他高兴不已,不由地又加快了脚步。
“喂,二狗,你藏了什么东西在你的裤衩里,怎么那么大!”
刚靠近打水机,伊碧萱看到刘二狗就叫道。
刘二狗没有回应他,想着我那下面现在可是不得了,但他也不会跟其他人这样说。看向正在打水机旁洗头的女孩,这女孩的年纪跟他相仿,说道:“池晓晓,你一个女孩子家的,旁边围着这么多男人,你也不怕被占了便宜?”
显然,那个女孩也是个泼辣的主,脸微微红,呸道:“别人才不会像你,那下面跟狗样的,狗也只有在某一个时间段才会想那事,而你却是每时每刻都想着。话又说回来,狗那东西可不下,而你呢?”
村里的女人一般说话都不太讲究,骂的狠,刘二狗见她这么数落自己,也是气的不行高一零班,挺起胸膛,说:“哼,池晓晓你太小看我了,我现在就能弄死你,你信不信?”
“切,你也不照照自己什么样子,还想弄我?滚吧你!你只配跟你家的母猪弄!”池晓晓鄙夷不已,站起身,收拾东西准备走。再怎么说,她都是个女孩子,脸皮也没有那么厚。
“喂喂,你有本事就别走啊……”刘二狗看到池晓晓离开了,一肚子气,心想着今后我的本钱已经今非昔比,日后定要弄得你找个泼辣货不要不要的。
其他的人看到刘二狗被池晓晓奚落,也都大笑着起哄。
“有什么好笑的,再笑,我打你们!”刘二狗恶狠狠的说道。这话一放出,顿时其他的少年都禁声不语了。
这刘二狗的力气可大的很,之前可是打倒过两个壮年,跟他同年龄的就更不用说了。而且这小子性格烈,他们这些人基本都被他打过,因此他们的妇女也都去过王小梅面前告过状。
看到他们都不敢说话了,刘二狗才心满意足地跳入溪中。
“小飞,你怎么就自己来洗澡?”刘二狗看到不远处竟然还有个胖胖的小孩子,一脸的傻笑,眼神跟正常人略有不同,还一直流着口水。
“我跟我妈一起来的,她在那边洗衣服!”小飞指了指小溪的那边。
刘二狗顺着看过去,就看到在那洗衣服的女人。这女人就是小飞的母亲——李宛秋,她也是村里排的上名的美人。可是在村里的名声有点差,经常有传她跟其他男人有猫腻,不过刘二狗也并不清楚这话的真假了。
然而她也是刘二狗幻想对象,这女人的身材好,长得也好,尤其是那肥硕的屁股,直让男人流口水。
刘二狗曾经听到有人说过,这女人的屁股越大,欲望就越强,想着,他就看了眼自己的胯下。
在其他人不解的眼神中,他从小溪中游上了岸,径直走向河边的水台。
“宛秋婶,在洗衣服啊?”刘二狗喊道,刚想着李宛秋的身子,下面本来就有感觉了,又想着要多吸引下李宛秋,又故意揉了几下下面,现在他的下面已撑起了帐篷,好像有根棍子支撑着。
“对啊,二狗,你怎么……”李宛秋用手擦了下脸,朝着声音传来处,却正好看到刘二狗下面变大了,瞬间就被惊到了,目不转睛地看着那里。
刘二狗心里一喜,看来这女人就如传闻里一样,是个不老实的人,那捞到她就容易多了。
“宛秋婶,你怎么了?”刘二狗一脸坏笑地明知故问。
“小崽子,为什么你要在裤裆里藏一根黄瓜?”李宛秋不由地抛了个白眼。这也怪不得李宛秋会不相信,只是刘二狗的裤裆却是被撑的很高,完全不像是正常人的东西。
刘二狗这可就恼了,“婶儿,你别小瞧人,不信的话,你摸摸就知道了!”
李宛秋确认下周围没有其他人,娇笑啐道:“你个小崽子,还想吃老娘的豆腐?年纪小小的不学好,就知道想女人。”说完,便不再理会,又埋下头洗衣服。
刘二狗看到她居然不相信自己,心急了。之前是撒过不少谎,然而现在明明是真话,确被人误会,这让他烦恼不已。
然而李宛秋却是副无论你怎么说她都不会信的模样,要怎么做才好呢?刘二狗转动着心思,看到身边的小溪,计上心来。
随着噗通声,刘二狗已是跳入了小溪中,随着他的入水,也是溅起了很大的水花,旁边的李宛秋因此被打湿了一身。
“臭小子!先是揣着个假东西来调戏老娘,现在又溅的老娘一身水,你有本事就上来,看老娘不教训教训你!”李宛秋气愤不已,起身,叉着腰,挥着棒槌。
刘二狗把头冒了出来,吐了口泡沫,贱笑一声,说:“宛秋婶,你先别发那么大的火,说不定过下你看到我的东西就会开心的不得了。”
李宛秋看到刘二狗直到此时,居然还想着骗她法医废后,非要狠狠地揍她一顿才行!
“那好,我不教训你了,但是必须拿出让我开心的东西,否则有你好果子吃!”
第六章 满意了吧
看到李宛秋同意了,刘二狗兴奋不已,飞快地从小溪中游到了岸边,上了水台。
“哼,这下……”李宛秋一手拿着棒槌,另外只手一把抓过刘二狗。当眼角的余光瞥到那硕大无朋的东西时,不自觉的松开了刘二狗,捂住嘴巴,一脸的不可置信。
扪心自问,这可是目前为止她见过所有男人当中最大的东西了。
第一眼看上去,感觉确实如黄瓜般,但又比黄瓜更加粗大,如果这东西进入到我体内会怎样?李宛秋想着,内心不由骚动起来,紧紧盯着刘二狗。
刘二狗看到李宛秋这副模样,自豪不已,哼,这臭婆娘刚刚还想揍我,看我过下不干死你。
“呵呵,宛秋婶,看到了吧?我可没忽悠你。怎么样,还满你的意吧?”刘二狗坏笑着,这婆娘长的真的不错,皮肤虽然不像柳媚那么白嫩,但她的皮肤是很健康的那种小麦色,别有一番风味。
李宛秋见过的男人也很多,最初看到刘二狗那东西时,确实被惊到了万兴神剪手,不过她也在很短的时间就缓过神了,此时看到刘二狗这坏笑的模样,又哪里会不知道这家伙的坏心思,“二狗,你居然有这么大的家伙!”
“呵呵,当然了。宛秋婶,喜欢吗?希望我用大宝贝来满足你吗?”刘二狗感觉到李宛秋是非常高兴的,也就更说的肆无忌惮了。
“呸!你毛涨齐了没有?还想上老娘的床?况且,谁知道这是只中看而不实用的东西!”李宛秋也是面露笑容,手控制不住地想去摸一摸。
刘二狗看到她的手伸向了下面,使坏地往前一挺,那东西有腾地起来了几分,李宛秋被吓得手往后面一缩。
“你干嘛啊?吓到我了。”李宛秋拍了几下胸口,又抛了个白眼,嗔道。
“呵呵,宛秋婶,我的东西可是万中无一的,不是你想摸就能摸的!”刘二狗不由得意地说道。
“那你想让我做什么,才能让我摸一摸?”李宛秋也是心动不已,现在她的内裤已是被打湿了,过下又不得不再洗次澡了。
刘二狗坏笑道:“我想弄你!”
“切,多大的事,行,但是婶的时间也不一定,这样好了,你明天中午在你家的瓜棚里等我?”李宛秋也是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
刘二狗想了想,天快黑了,柳媚还在她家等着他,就点头答应了, 说:“可以,但是我现在想摸一摸你。”刘二狗两眼放光地盯着李宛秋,看到她又有所迟疑,心里也略为不安起来。
虽然之前时常偷窥过女人洗澡,但那时隔的比较远,又是黑夜中,完全看不到什么。
此时再不趁机摸上一摸,过下什么都不懂的去找柳婶,就会被取笑了。不是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嘛,要知己知彼,才能打胜仗!
李宛秋眼神躲躲闪闪,皱着眉头,一脸犹豫,“行,你可以摸摸!但是,明天中午你必须得在瓜棚等我,如果我去了,却没发现你,那就别怪我去你家告状,说你不老实。”
“婶,我绝对在瓜棚等你天天星连萌,你这么美,我又怎么会不要呢!”刘二狗在心里嘀咕着,这些女人真的是猴急的不行,都巴不得把以最快的速度霸占自己。
看到刘二狗不似说假,李宛秋看了下周围没人,就笑着拉过刘二狗的手,从自己的裤头穿了下去。
“婶,什么东西咯手啊?恩?怎么还会有油啊?”即使刘二狗经常看少儿不宜地书籍,但是对女人的身体还是一窍不通,不免会有些疑问。
这两个问题也弄得李宛秋一脸羞红荆楚人才网,最重要的是,他的手还动来动去的,搞得她一阵心烦意乱。
“这下可以了吧?该我摸摸你的了!”李宛秋拉出刘二狗的手,不理会他那一脸意犹未尽得样子,径直摸了上去。
没隔多久。
刘二狗飞快的朝着家的方向飞奔着,刚差点就被李宛秋摸得受不了。
此时天快全黑了,人们洗过澡后,要么就坐在门口乘凉,要么就在看电视,也有不少人会聚在一起打麻将。
“婶,我回来了。”
刘二狗直接从外面的晾衣杆上扯下一条裤衩,也不顾忌地就地换了起来,换下的裤衩也便随意地丢在地上。
“二狗,我不止一次地说过,让你去屋里再换衣服,你也不小了,为什么还是跟个小孩子一样?”听到刘二狗的喊声后,从里屋出来的王小梅正好看到刘二狗换裤衩的全过程,脸上一红。
她可是个正常的女人,况且是个丈夫早已不在的女人。每次都看到这样的场景,她也是有些受不住的。
“呵呵,婶,这没什么吧,我是你从小拉扯大的,没有什么东西是你没看过的了吧。”刘二狗毫不在意,在他的眼中,小梅婶早就是自己的亲人了,而且是唯一的一个亲人,在她面前没有什么不好意思。
王小梅本来还想继续说点什么,看到刘二狗这模样,也不好继续说下去了。就拿出十块钱,递向刘二狗,说:“二狗,你把这十块钱给柳媚送过去,今天多亏了她,要是你出了个三长两段的我可怎么办。”
看到王小梅递过来的钱,虽然她极力地想整平这钱,却依然有着不少的褶皱痕迹。要知道,这可是她花了很多的功夫,打理着那些地,然后变卖才得来的。
她省吃俭用,想着把攒下地每一分钱都给自己。看着她越来越憔悴的脸,刘二狗仿佛被针扎了,心痛不已,泪水在眼中打转。
“婶,等我长大了,肯定会好好孝顺你的!让你有穿不完的时髦衣服,每餐都有鱼有肉!”刘二狗嘶哑着道。
王小梅听到这话,心中也是安慰不已,轻轻地揉了几下刘二狗的头,说:“嗯,我相信你,婶的后半辈子就靠你啦!”
“嗯!婶,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的,我会养你一辈子的!”刘二狗一脸坚定地说着。